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老子学院

我的百宝箱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浅谈诗词通俗化  

2009-12-29 12:45:25|  分类: 娱乐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浅谈诗词通俗化

余廷林

 

但凡通俗化的东西,老百姓喜闻乐见的东西,都有他存在的价值和意义。有宋一代,北宋诗词走进千家万户,成为一代之文学,其原因有一句可以说明:“凡有井水处,皆能歌柳词。”这不只是说柳永,而是针对所有的诗词家而言的。那时,没有稿费,没有先进的传播方式,只有口耳相传,或者只是一些版装书,但是居然能够让宋词屹立于文学之象牙塔,永远散发出光明。窃以为,这就是通俗化的力量。

在科学高度发达,智力因素对社会发展的贡献日益显著的知识经济时代,作为人文艺术重要一员的当代诗词,甚有必要审视其已成惯性定势的感形思维独大,唯情唯美诗词可以创作,但是通俗易懂的诗词也必不可少。为此,本文就简单的从几位诗词作者的作品中选一些来谈谈这个问题:诗词的通俗化

湖南伍锡学的《木兰花·晒谷场上》写到:“对门町里人奔跑,女罩衣衫男顶草。夏天落雨隔层墙,这里依然红日好。    催粮干部重来到:“今日已经三十号!”陡然雷炸倒天河,稻谷连人全湿了。”当代诗词大师熊东遨评的赏析说,该词上片写夏日骤雨极为传神,“女罩衣衫男顶草”,样子虽然狼狈,场面却很热闹。欣赏的目光是从“这里”(晒谷场上)发出的,多少带有些幸灾乐祸的味道。当然,这种欣赏并不含恶意。下片“催粮干部”的出场,给“依然红日好”的这边,当头浇下了另一场“暴雨”,这才是作者要表达的中心意思。“今日已经三十号”这句话,含有想象不尽的潜台词。其所以能产生“雷炸倒天河”的压迫效果,是因为农民身上的重负已经不堪承受了。结句是产生于现实基础上的夸张,“稻谷连人全湿”的并非自然界的雨,而是被赋税缴纳的最后日期逼压而惊出的一身冷汗。宋诗人潘大临写“满城风雨近重阳”,因催租人至而败兴;新时代村民欣赏“对门町里人奔跑”的兴致,因“催粮干部”的出现而收场。引发情绪变化的原因相同,其现实意义却不可同日而语。确实,此词纯然是一幅农村风景素描画。全词运用祁阳方言入词,妙合无垠,境界广阔。几乎可以用祁阳土话来读,这样的作品是通俗化的典范,伍锡学也成了当代诗词队伍中一匹黑马。

我县宋绍方老师的《一剪梅·老大妈学秧歌》:“锣鼓声喧心骤欢,坐着难安,站着难安。秧歌队里把名添,行也翩跹,走也翩跹。     舞罢归途莫等闲,左步回旋,右步回旋。隔窗呼唤老头看,击节阗阗,鼓掌阗阗。”雨亭对此词大为赞赏,认为写出来新农村真正的变化,老大妈学跳秧歌,本来不是一件新鲜事儿,但是在作者笔下,却显得特别有诗意,其中细节如“隔窗呼唤老头看”,寥寥数语,情味隽永。既写出老大妈的那种妖娆娇媚的撒娇姿态,更表现出她们内心深处的满足和幸福。那分明是青春的再现,那分明是物质生活获得极大满足后对精神生活的一种追求,那种快乐是发自内心深处的,而我们的作者也借这最寻常的一个镜头来反映新社会的新事新风,比起那些读了不知所云的大家作品不知要强几千万倍。这也是通俗化的典型事例。

另外笔者的《读<归去来兮辞>》写道:“归去来兮是老憨,几人东土学陶潜。折腰休把头衔问,一样能捞大把钱”,一“老憨”,正宗方言,但却与“归去来兮”连在一起,让人喷饭,从而使全诗境界全出。三四句更为经典,“折腰休把头衔问,一样能捞大把钱”,这可不是为通陶渊明抱不平,而是在抨击生活现实中的阴暗面,极为辛辣讽刺那些无德无行的败类。但又仿佛举重若轻,幽默诙谐,只要是识字的人,读后我想知音一定会回以会心的一笑的。

有人会认为,诗词通俗化,会不会削弱诗词的表现力,会不会让诗词变得像山歌顺口溜一样,全无美感可言,全无诗意可言呢?答案是否定的。如湖南伍锡学的有一首词《鹧鸪天·外家乐》这么写道:“山道行车绿荫遮,跟妈蹦进外婆家。舅娘忙炒葵花子,表姐平端茉莉茶。    铜马倒,木枪斜,仰头拥抱布娃娃。山泉引作自来水,放出玲珑小米虾。”外家是儿童最理想的娱乐世界,此体会人人皆有。词中所叙,出身农村的读者们并不陌生。龙文鸳侣评赞道,上片前两句起的自然。一“蹦”字见其神采,统领全词。龙文小时候也最喜欢到外婆家去玩了。在外婆家可以玩棋子,打弹子,甚至可以跟舅舅一起到河里去洗澡,在河边跳水。还可以到山上去打驮栗,采山匏等等,真是童年乐趣无限。最叫人挂念的还是临回家时,外婆他们会送到村口,会给我们一个小红包-祁阳话叫做“挂钱”,哪怕是一块钱,五毛钱,甚至两毛钱而已。都是极其兴奋的,难得的。而作者别具匠心的是结尾之观察入微,极尽生活之妙处。而这样的语言,这样的情景,这样的构思,雅俗共赏,无不让人感到亲切。难道你会认为缺少美感吗?

随着经济社会由工业化向信息化发展,知识经济和学习型社会的到来,科学技术和智力在经济社会发展中的贡献和作用日益重要,人们的文化科学素养不断提高,他们的需求也就越来越实在,长篇大论他们已经没有时间阅读,只有短小隽永的诗词或许是最好的调节心智的良药,而通俗化则是最好的渠道。得一提的是2010年鲁迅文学奖诗歌奖项获得者的车延高先生就其新作《徐帆》等三首诗答记者采访时说:“这三首诗我用的白话手法,力求零度抒情,不带有个人感情……是我写作中的一种尝试,我觉得文学作品要在文艺上做各方面的尝试和探索。”新诗都如此,诗词就更要认真思考一下了。李白杜甫的诗句,在那时都是通俗化的典范。白居易要求翁媪能懂,不也是通俗化的最佳注脚吗?

我们我们应该相信,诗词创作是可以走通俗化的路的,也只有通俗化的诗词,才能符合广大人民群众的欣赏水平,也才能让诗词之路越走越宽。在强调通俗化的同时,还要重视我国的抒情诗传统,让诗词的社会功能与人的完美发展需要相协调,创作出不负这个时代的诗词佳作来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909)| 评论(9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